美团、拼多多“后浪们”创新高 核心商业模式“教育”前浪

2020-05-18 07:32:18浏览:3评论:0来源:慧商网   
核心摘要:  美团外卖模式的抗风险价值在疫情期间被重新认识,外卖的商业模式不仅在中国,而且在全球得到验证。  拼多多参与的不仅是产品的销售,还有品牌的孵化,产品的策划,需求的定义,几乎可以完成一个从无到有的创造。  科技股在疫情未退的情况下不断创新高令市场瞩目:拼多多、美团、哔哩哔哩等新兴公司不断创历史新高,

  美团外卖模式的抗风险价值在疫情期间被重新认识,外卖的商业模式不仅在中国,而且在全球得到验证。

  拼多多参与的不仅是产品的销售,还有品牌的孵化,产品的策划,需求的定义,几乎可以完成一个从无到有的创造。

  科技股在疫情未退的情况下不断创新高令市场瞩目:拼多多、美团、哔哩哔哩等“新兴”公司不断创历史新高,亚马逊、腾讯等“老牌”公司也在创历史或阶段新高。接受《红周刊》采访的多位职业投资人士表示,这些个股要么是疫情受益股,要么其新商业模式获认可,要么有业绩背书。

  在为这些公司的上涨“找理由”的同时,有投资人直言:短期看,“股票不是涨就是跌,尤其是当前流动性泛滥,总是要流向资产的,好一些的资产就上涨了。”长期来看,这些新兴公司和老牌公司的核心能力值得深入研究探讨,而核心能力高下就决定着市值的起伏。

  市场公认的是,亚马逊、拼多多、美团等在线电商类,哔哩哔哩、腾讯等在线游戏、在线娱乐类以及阿里健康等医疗健康类,是疫情受益股,它们还被贴上了“科技便利”、“宅经济”等标签。

  既然受益于疫情,那么疫情“红利”能否持续呢?对互联网公司商业模式有深入研究的投资人原炜对《红周刊》记者表示,疫情过后,一些运营指标比如短期内日活月活人数有可能会环比下降,但长期来看,这次疫情对用户使用互联网公司的产品是一次巨大的催化作用,使更多用户更高频率的、更加习惯的使用互联网公司的产品和服务,“这个效果恐怕是平时即使付出天价的市场推广费都难以达到的。一旦用户体会到使用这些互联网产品的便利性之后,那么很难想象这些用户会在疫情过后就不再使用这种产品。”

  他表示,互联网公司或是满足了人们日益增长的新需求,比如越来越多的精神需求(游戏、视频);或是对传统商业的改造(电商);再或是对传统人际交往方式的改善和增强(社交网络)。人类社会在各个方面都体现为越来越“互联网化”,这是一个总体的大趋势,这次疫情是对这种发展趋势的一次重要的加速推动,其带来的“红利”将具有长期效果。

  独立互联网分析师尹生对记者表示,“疫情带来的重创,让人类更加明白自身在自然灾害面前的渺小。从应对灾害的方法来说,一个是依靠机制发挥作用,另一个则是依靠技术。因此从长远来看,技术进步只会更快,未来成长的空间会更大。”

  在科技新兴势力中,美团最新市值突破7000亿港币,坐稳国内上市互联网公司第3名的位置。值得一提的是,美团主业外卖业务在疫情中获得了口碑和业绩成长,但线下业务如酒旅到店业务实际受到疫情明显冲击。

  长期跟踪TMT行业的投资人侯俊企对记者表示,“疫情期间对外卖业务构成明显利好,餐饮服务直到最近才完全开放了堂食,但很多人依然选择外卖这种无接触的方式。他们已经对外卖形成了新的习惯和认知,美团外卖是长期受益的。而且美团外卖业务市场份额越来越高,把第二名甩得更远了,规模效应逐渐体现出来,盈利已经开始释放。而酒旅业务占美团营收的比重并不高,市场不会认为美团是一家在线旅游公司,而是一家以本地生活服务尤其是外卖业务为主的餐饮类生活电商公司。”

  此外,美团的外卖模式也在国际上“被模仿”。比如,全球最大网约车公司Uber在餐饮外卖领域频频发力,将外卖业务当作实现公司盈利的重要业务,而它也的确在高速增长。据外媒消息,Uber就正准备以63亿美元收购美国另外一家餐饮外卖平台Grubhub。

  “从长远来说,这也正是体现了外卖这种商业模式的价值。过去这种商业模式只是中国得到了验证,而没有在全球得到验证,现在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的投资人,都理解了这一点。”尹生对记者表示。

  他认为,反观美团,疫情期间,其外卖业务表现相当亮眼,“尤其是当它在外卖业务中增加了生鲜相关的配送后,反而促使用户的消费需求有爆发式的增长。平时美团去推生鲜业务可能挑战性相对更大,而疫情特殊时期去推这个业务异常顺利,可谓水到渠成。美团的一季报可能会遇到很大的挑战,但因为疫情对新业务的推进有很大帮助,同时特殊时期外卖网络作为生活基础设施的价值也被重新认识,所以市场对其潜在价值也有了重新认识,而没有局限于短期的影响。”

  相比美团,拼多多是另一颗新星。目前,拼多多市值超过700亿美元、超越京东,位列国内上市互联网公司市值第4名。尹生表示,“因为疫情,大家都希望把口袋里的钱看得更紧一点,消费者会对性价比变得敏感。另外,中国作为全球制造工厂,因为疫情在外需方面遇到了很大问题,现在中国已经复工,而海外市场处于‘锁定’状态,短时间内很难将过剩的制造能力转移出去。在这种情况下,拼多多这种典型的可以消耗过剩生产能力的模式,就被投资者所重视,这种预期自然会对股价产生积极的影响。”

  仅就拼多多的电商模式而言,至今仍有不同看法。新消费经济观察者颜晓青对记者表示,“拼多多的新电商模式不仅仅是技术上的,更多的是理念上的根本性的突破。老的电商巨头,不管是阿里的天猫、淘宝、聚划算矩阵,还是京东强大的自建物流,它们的自我定位都是‘货架’,专业领域是销售。不管是实体货架还是虚拟货架,都是赚取差价的渠道,本质都是利己的,但是如果能主导整个消费线,串联起生产端与需求端,形成真正的共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才是未来电商平台进化的最合理方向,也是一个必然的终极方向。拼多多参与的不仅是产品的销售,还有品牌的孵化、产品的策划、需求的定义,几乎可以完成一个从无到有的创造。这是一个真正实现价值增量的过程,而不仅仅是价值收割。”

  侯俊企表示:“拼多多就是下一个淘宝,它通过社交拼团的形式,充分利用了微信社交流量的红利,把海量微信用户引入到电商服务。由于可以直接用微信登陆,使用微信支付,而微信几乎人手一个,大大降低了电商服务的使用门槛。同时加上低价的诱惑,对人性的充分利用,把广大三四五线和农村的用户转化为了电商用户。拼多多通过补贴也把一二线城市的用户吸引过来。目前活跃买家已经近6亿,仅次于淘宝的7亿;DAU体量也有1亿多,今年估计能到2亿,逼平淘宝。”他认为,拼多多未来的GMV有望达到阿里的30%-50%。拼多多还在布局支付、物流、在线办公协作等领域,将来也会是一个以电商为核心,同时涉及物流、支付金融、企业服务等业务的多元化企业。

  在美团和拼多多进入科技互联网公司超一线方阵,曾经的BAT却进一步“萎缩”成AT“独扛”大旗。

  其实,在美团和拼多多后面,还有“后浪”B站(哔哩哔哩)在追赶。对于靠二次元起家的B站,颜晓青表示,B站是一个非常纯正的年轻人的社区,具有独特的文化,但不失包容和吸引力,“这决定了B站‘破圈’(突破圈层)能力很强。比如我,虽然我的年龄对B站主流用户群来说已是‘前浪’,但我也是B站的忠实用户。我上B站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这里有别处没有的优质资源和内容;二是我想保持年轻的视野和对新时代的观察,B站是一个极佳的选择。目前B站主流用户群分布在15-25岁,平均年龄21.5岁。B站的老用户黏性非常强,最近的破圈也进行得十分顺利,影响力越来越大。乐观的推测,随着年龄增长,大部分‘超龄用户’不会离开B站,而年龄达标的新用户会源源不断加入,可能5年之后主流用户群年龄会变成15-30岁。B站的用户基数已经很大,但依然有很大的增长潜力,而且B站并不刻意追求漂亮数据的强行增长,它的增长是非常良性和扎实的。优质的、具有稀缺性的基本盘,向来都是最容易吸引投资者追逐的要素。”

  那么,美团、拼多多和B站这些“后浪”,会不会把“前浪”们拍在沙滩上?侯俊企认为,没有能够一直都在浪潮之巅的公司。“我不认为老一代公司会老去。我更倾向于认为,互联网行业更加繁荣了,竞争更加激烈了,服务更加丰富了,消费者的选择更多了,同时还葆有蓬勃的生命力,不断推陈出新。未来肯定还会有更多的好公司冒出来,挑战现在的明星公司。”

(责任编辑:小编)
下一篇:

房天下莫天全:房地产电商直播的商业模式已经形成

上一篇:

“80后”基层干部严克美:“逆行”回乡和乡亲们一起向贫穷宣战

  • 信息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
打赏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admin@b2bhs.com
 
0相关评论